正文

大结局以及完本感言

 聪明的你一秒记住,百度搜索“我们爱看”进入阅读你喜欢的小说!

    】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殇胜大本营,忘忧谷,王龙和王越,两个人坐在一间木屋门口,这里风景优美,周围绿油油的,青山,绿树,小河,耀眼迷人的阳光,周围是草坪,中间一间小木屋,小木屋门口没多远,就是一座小桥,小桥流水人家,清澈见底。

    在房屋的后面,是一片绿油油的菜地,在后面,又是果园,简直人间世外挑源。

    王龙看着周围的景色,享受着这清新的空气“六叔,你这里真的不错啊,太舒适了。”

    王越和王龙中间,有一张小桌,桌上面摆放着酒杯“你喜欢的话,你也可以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许多年以后吧,我现在身上的担太多了,每天忙的要死,还是有很多东西,放不下,不坐在这个位置,还真的不知道有多么的忙,麻雀这个位置,也不是谁都能做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怎么着,那现在麻雀已经退居二线了,开始辅佐你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已经把整个殇胜里面重要的位置,都在和我的人,一个一个的安排衔接,他这是一点都不留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会在后面慢慢的帮你很长一段时间的,直到你彻底能执掌殇胜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些,而且,没有他的话,我真的就不干了。”

    王龙笑了起来“想起来容易,做起来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不是那么好当的,不过你之前做的那些事情,我都听过了,暴君那边你怎么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安排人去追了,他一时半会,成不了什么气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轻敌,永远都不要轻敌。”

    王越靠在边上,点着了一支烟,笑呵呵的看着王龙“你来找我,又是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找你聊聊天呗,我还能干吗!而且之前,听麻雀说,老江家要翻身了,是这样的吧,于江都已经被双规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江昱伟的叔叔,一个看不到底的人,利用一切能利用的,不管有多大的仇恨,也可以因为利益放下一切,就他这一点,真的很值得人佩服,老狐狸一个啊,不过江昱伟貌似不回来了,他已经变成这样了,不可能在回来掌权了,应该是江系会出一个新的人选吧。”

    “上面的政治斗争,是真的不懂。”王越笑了笑“让他们去斗吧,到什么时候才是头儿。”

    王龙笑了笑,喝了一杯酒“六叔,您曾经,认识不认识,一个叫做杨琼和博龙的人。”

    王越听到王龙这么说,笑了笑,抬头,瞅着王龙“认识,我曾经的哥哥和嫂,wǒ men是兄弟,或者曾经是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那后来这两个人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,都死了,一个被逼死了,另一个,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们两个有两个孩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叫博雨傲,一个叫博雨慈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杨琼,还曾经被人**过,而且下手的,还有博龙曾经的把兄弟,秦轩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你和秦轩,把他们的孩,送到了他们的爷爷的身边,然后给了他们置办了财产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错,还给了他们一人一块玉佩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刘震东去把他们带走了,救了他们。”王龙说到这的时候,看了眼王越,眼神有些复杂,其实我一直都挺记恨我的父母的,现在想想,其实我不应该记恨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做父母的不是,你当然不应该记恨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那两个孩现在过的都不错,都挺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王龙笑了笑“那你说,我应该不应该恨我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恨他,没有他的话,你都活不到今天的。”

    王龙笑了笑“一直都说我妹妹那么的漂亮,我却没有那么帅,很多人都说,wǒ men不是亲兄妹,我开始的时候,一直以为,他们是扯犊的,而且,刘叔在我心里的地位,一直都是最高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骗了很多人,然后,其实很多人,也都知道事情的真相,到底是什么,大家都会调查,只不过调查之后,也都保持了统一的低调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嘛,哪有那么心狠手辣的爷爷,好歹说是自己唯一的孙苏女儿,对吧,如果博海涛真的那么心狠手辣的话,那博雨傲的这群叔叔,他们肯定也不会放过他,也不会让他好好的,安生的过日的,凭你们的能力,那简直小儿科,对吧,博海涛也不是傻逼。”

    王越点了点头“没有什么可怪谁的,路都是自己走的,他们这样做,也只是为了保护博雨傲,博雨慈而已,你变得聪明了啊?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一直那么傻下去,你们都挺高明的,把所有人都骗了,包括暴君。”

    “六叔,你最开始的时候,就没想着帮我,或者因为我出山,是吧。”

    王越“嗯”了一声“一切都是你自己努力的,是你自己这个孩打动了我,后面帮你,一方面是你自己的原因,为wǒ men做了不少,我欠不得人恩情,一方面,算是对你们的一些弥补,最后,本来还有王慈和夕念,可是两个人也拜拜了。”

    “六叔,你不怪王慈吗。”

    “怪她做什么呢,感情的事情,我最了解了,我辜负过很多人,也没有办法勉强,前些时间,我找到了顾先东,和他聊了聊春蚕的事情,聊了聊他的生活,他为春蚕奋斗了一辈,也被春蚕坑害了一辈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他问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“问问很多我还不清楚的事情啊,可是他还是不愿意说什么,算了,胡军在老江头的手上,春蚕已经彻底完了,但是顾先东早就知道你们的身世的秘密了,和wǒ men知道的一样早,他都告诉过王慈了,王慈应该一早就知道了,反正,无论如何,你不要怪大家,尤其不能怪阿东。”

    “刘震东养我和王慈这么多年,或许,更多的,就是亏欠吧,博龙的仇人那么多,他死之后,他的手下都一直在被追杀,更别提他的女了,你们总不能一辈保护他们的女,所以他们想出来了这样的办法,欺瞒了所有的人,博雨傲的爷爷,也真的够狠的,背负着骂名,背负了这么久,而且,还要一直继续背负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你现在过得挺好的,王慈也过得挺好的,博雨傲过的很好,博雨慈过的也很好,他们一家老小,很团圆,很幸福,他们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曾经是谁,曾经为什么离开他们,不让他们再走上他们父母的路,对他们的父母来说,也算是一种交代,他们现在都挺厉害的,一个公司的老总,一个女强人,都挺厉害的,活在上流社会,过另一种人生,没有打打杀杀,风光的狠类。”

    “我调查过了,如果没有你们从后面的帮忙,他们也不能混的这么出人头地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开心就好了。”王越笑了笑“我到底亏欠他们父母的,心里,到底还是有个坎儿,阿东也是一样,秦轩也是一样,wǒ men所有人,对他们父母,到了最后,都有一种亏欠,这种亏欠,只能从他们的身上报答了,我知道你这孩替人背负的太多了,wǒ men都有责任,对于你,也算是一种弥补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这替罪羊也不白当。”王龙笑了笑“人这一辈,真是戏剧,六叔,你还是我叔叔,包括刘叔一样,不管他当初是出于什么目的,我都感激他,感激你,感激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王慈的事情,你是怎么想的,不要因为夕念的问题,伤了你们的感情,不至于,感情这东西,我最混蛋了,也最有言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有想过,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吧,倒是你和夕念的问题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wǒ men有什么怎么办的,他不认我这个爹,不认就不认吧,这孩这脾气是随了夕郁了,倔的狠。”

    “唐焱,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一个给刘晓家当了一辈奴才的人,生在老刘家,死也要死在老刘家,有些本事,有些江湖阅历,现在也看破红尘了,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,他也老了,不是当初的那个唐焱了,人老了,都图个安稳,安定,像我一样,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越拍了拍王龙的肩膀,音乐看见了他胸口的血狼“你这东西现在还反噬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反噬了,反噬了这么多年了,水里火里的,命都差点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抗九狼,真的有那么的传奇吗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啊,这要真的扛过了,才知道,都是些迷信的说法,你信则有,不信则没有,谁闲的没事,去抗什么九狼,程华闲的没事抗了一下,差点把命弄丢,六叔,要么你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安生了,打算颐养天年了,我本来就迷信,我可不去试,除非真的到了没有路走的那一天,我到是很愿意尝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也好奇,那个帝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一直披着面纱的人,我也不知道是谁,快活林那么大一个组织,商俊贤现在也出来了,我想知道他们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一切都与wǒ men无关了,终于可以安生一段日了,上面的事情,让上面去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”一个孩从不远处大吼着就跑了过来,王越转头,看见了对面的小木寒,小木寒笑容满面,小王浩也跑了过来,王越顺手把小王浩给抱了起来“么”的亲了小王浩一口。

    大钟这个时候也过来了,他走到了王龙的边上“龙哥,赶紧回去吧,一会儿还要开会呢。”云豹几个人也在后面站着,这次,是跟着王龙一起过来的。

    王龙点了点头,他看着王越“六叔,你是我的亲叔叔,感谢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谢我,你的一切,都是你自己用命换回来的,是你自己拼出来的,我现在就是希望你好,希望你把殇胜扬光大,别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待,我看着你成长起来,真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王龙笑了,冲着王越伸手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“借六叔一句话,那是必须必的!”

    “wǒ men是兄弟!”王龙大吼了一声,转身就搂住了边上的大钟云豹,一行人缓缓离开。

    “wǒ men是兄弟!”大钟也吼了起来,树林里面的这一群人,都吼了起来,欢声笑语“wǒ men是兄弟!”

    王越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仿佛看见了很多年前的那个自己,曾经的那些兄弟姐妹,林逸飞,辉旭,臣阳,元元,林然,夕郁,一个一个的从他的生命当中走过,时间好像是在昨天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,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起来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木寒抱着小王浩,站在王越的边上“是不是曾经做梦也没有想过,一生之中,混在花丛中的六哥,到了最后,居然是和我守在了一起?生活在这人间仙境。”

    “人这一辈,哪儿有什么是说得好的,谁会知道自己的未来,谁会知道自己明天是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他们都好,只是可惜了的陈欣怡,这个丫头,出国了,不过感情这事情,真的不好说,不好说啊”王越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对她来说,未尝不是好事,以后殇胜要王龙接班,他和陈欣怡之间的事情也说不清,老是见面的话,两个人都会别扭,不如这样的好,你让打听的事情,麻雀都告诉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孙东他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藏得好像挺深的,现在这个时候,上面那么乱,他们也比较适合生活,毕竟注意力目光都不在他们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林逸飞辉旭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过的很好,麻雀在他们身边都安排了人,如果有事情,会第一时间知道,他让你放心,你这些牵挂的人,他都会安排好,林逸飞,辉旭,臣阳,元元他们,都知道你在哪儿,平时逢年过节,你们想聚了,麻雀会安排你们相聚,你那些在乎的人,他都知道,秦轩和许嘉乐赵晓萌,现在没人知道他们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麻雀随让你好好的活自己,一辈都是为别人而活的,现在,好好的安享晚年吧,还有,后面的墓园也快给你修建好了,到时候会按照你的要求,把那些人的墓,一个不差的,全都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做个守墓老人。”王越笑了笑,看了眼边上的木寒“他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都是我的兄弟,我的爱人,以后我不在了,也要和他们一起,在这忘忧墓园里面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啊你,别说那些了。”

    王越的眼神有些闪烁,盯着王龙他们离开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是对王龙那群孩不放心?”

    “我对王龙那群孩很有信心,他们会把殇胜扬光大的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新人换旧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看了,剩下的,该wǒ men享受余生了。”

    木寒坐到了王越的腿上,两个人拥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我也要!”

    一个天真无邪的声音从边上传出。

    这一刻,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大结局。

    完本感言:

    当我敲下这几个字的时候,长出了一口气,wǒ men是兄弟,完本了。

    关于一些政治敏感话题,涉及的官位太高了,不能写了,望大家理解。

    靠人家给的稿费吃饭,人家让写才能写,不让写就不能写。

    真心的请理解。

    6o5天,2o多个月,感谢大家的支持,陪伴,鼓励,谢谢的话已经说过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肯定有些人又要开骂了,一直都是这样,更新的多,挨骂,更新的少,也挨骂,写的好了,挨骂,写不好了,也挨骂,情节合理了,也被骂,情节不合理了,也被骂,看的爽了,骂,看的不爽了,还是骂。

    或许有些习惯,更多的,是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,当写到大结局这几个字的时候,心里面感慨万千,总觉得,生活之中,好像缺少了一些什么。

    我是一个喜欢习惯的人,习惯习惯的人,这些日一直再有人,给我说话,给我支持,给我鼓励,看着他们在电脑对面,或者手机上面,敲给我的每一个字,都让我觉得非常的温馨,那种自内心的对我的支持,总是让我有一种热泪盈眶的感觉,我o9年,从那个工厂,踏进这个圈,走的每一步,都是靠着一个一个的兄弟姐妹捧起来的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一点,感恩之心永存,我能做的有限,你或许可以骂我变了,骂我这个,骂我那个,但是有一点,我从o9年开始写书,到现在,只要能不上架,能给大家免费看的,那一定都是免费的,就包括这次网站开始要我的书上架,只上了一个月,也是我后来和网站的人沟通,说了许久,书又免费了。

    我能做的其实不多,但是绝对是我最大的努力了,我有我的梦想,我会努力的去为了我的梦想,拼搏,奋斗,哪怕遍体鳞伤,被人误解,不是每个人的努力,都会得到回报,不是付出了,就一定会有收获。

    我挺感激大家的,说我千般不是,万般不是,我最起码靠我的最大努力,让大家免费去看这本书,没有让大家去花钱,不是吗,除了那一个月的上架,压力太大了,后来也是免费了,不对吗?

    我不是一个有啥文化的人,从小作文都不会写,我都没有想到我有一天会写书,我的文笔不好,也不想写那些天马行空的话。

    我只做最真实的自己,写自己最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我想用我的笔,描绘出一个大家喜欢的故事,让大家在闲暇时间,给自己找个乐。消耗点时间。请勿人肉小六,谢谢。

    不知道还有多少从那个时候跟过来的人,不知道还有多人记着这句话。

    我是没有那么好的文笔,我只是想写一个爽的故事,或真或假,让大家看的爽了,消磨了时间了,就够了。

    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奔着这个奖,那个奖,获得什么荣誉,这份收入,能让我养家糊口,我就挺满足了。

    再有,如果可以,我不会让大家多花一分钱,这么多年,我也确实一直是这么做的,做人凭良心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我这三本书,将近15oo万字,最少有12oo多万字是免费的,没有让大家花过一分钱。

    我最初的想法就是这样的,兄弟姐妹们无聊了,或许吃饭,或许等车,拿出来手机,看一看,开心了,笑一笑。

    不开心了,骂两句,打磨一下时间,我尽可能的想多给大家带来一些快乐的同时,又不让大家为这种快乐支付任何费用,做人,将心比心。

    6o5天,622万字,都是我坐在电脑前面,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,平均每天的更新量,都在一万字以上,哪怕最后几天因为事情,一直单更,也影响不到这一组数据。

    我的更新度,在整个网站,乃至整个网文圈,也属于前列了。

    我总是说,人在做,天在看,日后定有评价。

    我做人,做事情,都是有原则的,这么多年,我也没有改变过。

    只是和有些人有缘,和有些人无缘。

    缘深缘浅,缘长缘短,也不是我能决定的。

    喜欢我的,愿意支持我的,天塌下来了,也能跟着我走。

    不喜欢了,没意思了,那就说什么都没用了,强扭的瓜不甜。

    我很庆幸,我和很多作者都不一样,我的读者群的团结规模,是我想象不到的强大。

    很感激大家这么多年,始终如一,给脸,给面,给票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可以骄傲的伸出来大拇指,和人说

    “我大兄弟的读者,永远都是最棒的,不管是支持我的,还是骂我的,在我眼里,都是我的兄弟姐妹。”

    我希望所有支持六六的兄弟姐妹,都好。

    还想说一句,大老爷们,没那么矫情。

    支持六六的,那不用说了,兄弟们继续整起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辱骂我的,如果骂够了,安静下来,换个心态可好?

    或者离开,或者继续。

    奔着下一个开始,携手前行,可好?

    我需要你们每一个人,也不愿意放下任何一个支持六六的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9年,到14年,大家陪着六六一步一步的成长,六六随着大家一天一天的长大,六六带给大家的那些喜怒哀乐,是否已经让你养成了习惯?

    你是否曾经想过,你第一次接触六六的时候,你在做什么,小学?初中?高中?大学?

    现在的你,又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时光飞逝,一转眼,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你们陪伴着六六,六六也陪伴着你们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,如若不愿意,也不强求。

    该走的一样会走。

    留下的wǒ men继续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时候,什么事情,留到最后的,才是最真的,最好的。

    漫漫人生路,我的生活有你而精彩,你的生活有我而快乐。

    这是我最想要的,也是我最希望的。

    外加上一句,不离不弃,风雨同行。

    六六的书或许陪了你一年,两年,三年,希望他可以继续陪你下去,五年,八年,十年。

    如若已经离开的,无论你什么时候回头。

    六六都站在那里,张开双臂“欢迎你,兄弟”“欢迎回家。”

    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。

    wǒ men的大家庭,永远是最牢固的,最快乐的。

    我很想,也很希望看见,在若干年以后,某个人对我说“六哥,咱跟了你十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哪天我真的碰见这样和我说话的人,我一定请他好好喝一顿,听一些家长,诉一些苦短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几十年,活的开心点,洒脱点,没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感激所有人,路过的,擦肩而过的,留下的,还有,继续等待的。

    我希望,也一定,要给大家带来更多的欢乐,让大家消磨无聊的时光。

    一个故事连着另一个故事,一份快乐连着另一份快乐,你是否已经习惯了?

    那wǒ men继续走下去。

    写书六年,看着身边的人离开,在看着新人到来,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变得陌生,一个个陌生的面孔,变得熟悉,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“六哥,从初中到大学了,没别的,死挺你,挺死你。“

    “六哥,从上大学,到毕业了,哥们支持你,不管对错。”

    “六哥,哥们就喜欢看你的东西,一份依赖,一份习惯。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还有个哥们和我说“六哥,之前我没少骂你,没别的意思,就是骂了解气,但是我不是矫情的人,新书开了,哥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你,写的我不爽了,我还是骂,但是需要哥们干啥的时候,哥们也还是干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个书友的留言,笑了半天。

    每每看见这样的留言内容的时候,我都十分的欣慰,真的很感激大家,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是从那个时候跟过来的,或者说跟了六六一年,两年,三年,要一直跟下去,再或者是即将离开的,再或者又是马上要到来的新的伙伴。

    希望六六的书,可以继续陪大家一直走下去,伴随着你们成长,带给大家欢乐,消磨大家无聊的时光,更能见证着大家的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有时候对或者错,真的不是很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wǒ men一直在一起,或者曾经在一起,有过一段美好而甜蜜的回忆。

    喜欢看六六书的人,大多是一些直性情的人,爽快,没有任何心眼,也没有任何做作,不舒心了就骂,而且,我现在都被骂习惯了,可是依稀亲眼见过几个经常骂我的人,在我需要支持的时候,还会站出来支持我。

    说到底,大家都是直性情的人,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

    有个书友告诉我

    “对我来说,网文界,就好比**大海,你们每个作者都有一艘船,坐惯了六六的船,坐别人的船会晕船,上了六六的贼船,下不去啦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一种习惯,一种依赖,一种不能放手的东西,一种盲目的支持与信赖,更是一种无可替代。

    既然上了六六的贼船,就都别下去了。

    让wǒ men扬帆起航,从一个崭新的起点,奔着wǒ men崭新的目标,风雨无阻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感恩之心永存,感激之情永存。

    祝福所有支持六六的兄弟姐妹,身体健康!万事顺心!

    新书9月6日凌晨o点,在17k

    名:《辉煌岁月》

    号:971117

    同时汤圆也会新书,汤圆是17k的另一个手机客户端软件,在网站更新以后十五分钟左右,会同步到汤圆。

    汤圆用手机下载客户端就可以观看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新故事的开始。

    那些已经习惯了六六的习惯,兄弟姐妹们继续习惯。

    赶不走的是亲情,打不跑的是友情。

    愿wǒ men风雨同行!不离不弃!

    wǒ men是兄弟!

    纯银耳坠

    附带我唯一的QQ:11o659224o,微信和微博也都是这个,想及时了解六六动态的,加咯!

    新书前三天爆更,五更,五更,七更!

    头一天的爆,不包括序章!

    新书与老书继续相关!
粉丝福利购,先领券再购物~!^_^




进入电脑版 | 我们爱看小说网